学员登陆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登录   注册   进入旧版  

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教育新革命就在我们身边

发布者:zhangdandan  时间:2013-05-03 09:32
评论:0条
 
核心提示:汤敏:这就是教育的新革命,这场革命不是遥远过去或未来的事,就在我们身边, 就是最近才开始,而且每天都在变化。现在发生的改变,对整个社会, 对教育体系,对青年人都是一个极大的机会,同时也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这场教育革命如果我们没有赶上,就如同工业革命被甩出一样, 是非常危险的。

汤敏想通过网络技术,把最好的教育资源带给中国的年轻人。

此前,这位经济学家就在当代中国的教育史上留下过一笔:1998年,作为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他和妻子左小蕾给中央领导上书,建议短期内扩大中国高等教育招生规模。随后,一场轰轰烈烈的高校扩招正式拉开帷幕。

“大家过去看到都是我在谈‘大学扩招’,其实我后面写了一系列关于大学改革的文章,包括大学学生缴费、住宿金、中职教育等。”汤敏笑着说,“我现在更关心即将到来的教育革命!”在他看来,中国教育最核心的问题是陈旧的课堂教育内容,而借助新的互联网技术,完全可以从较大规模层面把好的教育内容和方式带到中国来。

在不同的场合,他都不遗余力地呼吁这件事,强调中国必须在这场变革中有所应对,才不至于被历史前进的车轮甩下来。与此同时,他还自己挽起袖子直接来“操刀”。他所在的友成基金会跟北京大学合作,开办了一门大学生创业启蒙课,全国50家大学通过视频来进行同步直播。“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就是想看看网络教育如何在中国生根发芽”。

《21世纪》:近期在很多公开场合上,你都会提到“教育革命”、提到可汗学院、Coursera,你想传达什么样的声音?

汤敏:我想让大家注意到,在教育这个领域中一场革命正静悄悄地发生。而这场革命对我们的冲击,不亚于工业革命对我们的冲击。就拿可汗学院为例,作为一个成立没几年的教育机构,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出了3000多门课,并跟美国十几所学校进行合作,学生人数突破1800万人。去年秋季学期开学,哈佛与MIT联手创建了一个在线的免费开源大学课程edX,现在已经推出一些课了,整合两所学校最好的师资,采取了课后阅读,自动试题,维基讨论等等新的网络教育2.0的方式。有人称哈佛与麻省理工的这个新课程恐怕是“印刷术发明以来教育上最大的革新”。

正在发生的教育变革可能会改变几百年来的传统教育形态。比如,通过网络教学,我们可以找到最好的教师来给学生们上课,我不需要每个学校都要有人去讲微积分。让清华最好的数学老师给你讲微积分, 绵阳师范学院的学生可以网络上课就行了。 这样任何地方的学生都可以和清华北大等好的高校上同样的课,得到同样好的教学,甚至可以上全世界最一流的教师的课,这是革命性的变化。

《21世纪》:用“革命性的变化”来表达,会不会有点夸大其词?

汤敏:这就是教育的新革命,这场革命不是遥远过去或未来的事,就在我们身边, 就是最近才开始,而且每天都在变化。现在发生的改变,对整个社会, 对教育体系,对青年人都是一个极大的机会,同时也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这场教育革命如果我们没有赶上,就如同工业革命被甩出一样, 是非常危险的。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今后每年有几百万印度的年轻人都通过可汗学院、edX来上哈佛、MIT、斯坦福这样的国际一流名校的课程;而我们中国还在老路上磨蹭,传统教育教出来一大批没有太多能力的高校毕业生,其中很多都是国内二本、三本的,少数一本毕业的。十年后,我们怎么跟印度竞争?我们怎么能赶上第三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用的是最新的技术,最新的知识。难道还要等我们的教授们出去当访问学者把人家的东西学过来再教自己的学生,二手货拿过来再卖一次?

《21世纪》:中国大规模发展在线教育该怎么做?有人担心贸然引入国外的课程内容会出事。

汤敏:为什么会出事呢?我们一年引进那么多好莱坞的电影都没有出事,引进几门国外的课程就能出事了?国家既然可以控制好莱坞电影的引进,为什么不能控制MIT课程的引进?技术上完全是可以做得到的。

另外,我觉得我们不但要引入,还要创新,汲取国外这些好的案例的优点,并在学习的基础上做得更彻底些,我们完全有可能比他们走得更远、做得更好。因为他毕竟只是几个学校在自己折腾,我们可以集中国家的力量来推进。比如,国家可以规定学生优先选取一些在线课程,教育部也可以组织培训一批教师去上在线课程。所谓的在线课堂,并不是真的不需要老师,只是说老师不再满堂灌,而是扮演组织学生讨论的角色,让学生之间自己进行PK。

《21世纪》:你认为在中国推广在线教育有什么瓶颈,尤其是体制机制上的。

汤敏:我觉得可能的瓶颈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谁来投资做这件事,毕竟是个新事情。现有的学校一般兴趣不大,他们要不已经有自己的网络学院了,很难想象这些高校愿意自己再搞一套在线教育系统,还要把学校的课程也放在这套系统上免费提供给人家,特别是在我们国有的机制下,激励机制严重不足。

其次是关于学分认证的问题,在现有的教育管理体制下,不承认这个学分,不过这个没有关系,今后慢慢会得到承认的,从全世界发展趋势来看也是如此。现在无论是国际上还是在中国,在线教育的发展其实都刚刚起步,而且中国的优势是受教育群体基数庞大,这么大的需求是其他国家没有办法比拟的,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怎么快速来推动这个事情。

《21世纪》:其实可以先从国内几个高校开始做,搞几个试点?

汤敏:没错,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在线教育改革的试点。既然要高校进行改革,那么我们不妨进行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全新的教育实验。中国所有的改革,都是先试点,不是说我们现在高等教育上有已经实验成功的例子,只要推广就行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目前也就是理念,到底行得通行不通,还得试才行。而且教育这个东西还有一个特点,不是说今天试明天可以看出效果,需要一个过程,那么这个过程越早越好。从实践的角度来说,可以更大胆一些,更前瞻一些。作为教育主管部门,面对在线教育这样的大的变革,不妨多下放一些权力给地方给学校,让他们去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马晖

热门网络教育学院 加速上移 加速下移
本周热门文章
  • None data.